我从小就想当科学家, 但自小开始就有些憨憨的本事。

在我年仅几岁的时候(记不得几岁了,只记得其时光脚满地跑),就做了一件差点丢性命的事情, 这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 倘若我今天不说, 世上便是无人知晓了。我还是说出来吧, 虽然也帮不了像我一样的憨仔。但是从读者你的角度来说,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, 听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, 不说给你听实在太可惜了。

小时候我们那刚通电没多久, 有一次我家那土房的灯不亮了,我就想是没电了呢还是灯泡坏了呢?作为小小科学家, 我必须抢在大人之前一探究竟啊。我看过了很多电工操作,自以为是略懂电工的,用电笔探测火线零线有没电这些基本功还是有的。

但是我没有电笔啊, 而且心里特着急(急于在自己面前表现自己), 于是我拧下了灯泡,把手指伸进灯座。

那一瞬间, 你别问我印象有多深刻了——就是直到今天我清晰还记得那种被鞭子抽的感觉从手指震到手臂。

顺便提一个事情,之前我妈找过算命先生, 说我指定能考上清华北大的。后来我虽然考上了一本但远远不到清华的程度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 我也不敢找算命的讨说法。

从小学到初中,我都想折腾出一个飞机或者轮船,可是在那遥远的山村小镇,除了1.5v的低能电机其实什么也买不到。我还自己削了桨叶,用木板订了个船体,接下来我就只能等了。最后还是望着蓝天,幻想着海洋,想想我也只能饱含深情的说一句报国无门了。

总之我这些大项目的基本过程就是:幻想,动手,等待,不了了之,再幻想。这么说,你是不是闻到了浓浓的咖喱味道?

工作后,在接触无人机之前, 我对玩航模是很憧憬的, 但我还是一个除了缺钱外还什么都缺的愣头青(这个“还”字说得好像现在有钱了一样)。 当时合租的一个室友比我早两年毕业,是个土豪,买了一个6通道的直升机, 看得我很眼馋。但他飞了两次就败兴了, 说跟想象的直升机不一样,要么一直飞上去, 要么就掉下来, 不能悬停。我对直升机航模的印象也就大打折扣了。悬停都不会,这算哪门子直升机?

后来不巧猎头推荐去了大疆做码农。 当时大疆还不怎么出名,但我还是很兴奋, 因为这公司是搞飞机的。公司门口放着一个两三米长的直升机航模, 我一直想上去合影, 但又怕前台妹子笑我肤浅(毕竟她很漂亮)。

在大疆经历的第一个发布产品就是精灵2 Vision, 刚发布的时候,要7000多一个, 是全球第一款一体化航拍机。虽然有员工价,真心不便宜,不过我还是走火入“模”了,闭眼含泪狠心买了一个。

当晚下班拿回来。激动的很哪, 手都是颤抖的,连说明书都没仔细看, 然后就在客厅起飞了。那时的大疆无人机还没视觉定位, 飞起了一米多,然后就飘了,飘的时候还毫无规律的旋转,我的方位感一下全乱了。 结果就像初恋突然来串门一样搞得我手忙脚乱,一顿操作之后,最后撞到墙上,摔了。

还好, 虽然墙上拉的电话线被刮断了,桨叶也裂开了,飞机居然没摔坏。心想:还可以嘛, 哈, 大疆你。

那一夜无眠了。焦躁的心早已飞出了太平洋,翱翔夜空,就等天亮了。

终于熬到天亮了,颤颤巍巍的开机,连接, 起飞!

哈, 真是稳如狗啊。我猛推油门, 真有一种直冲云霄放飞自我的感觉啊,海阔天空任我飞,高山湖泊脚下行。

不知不觉间,小区里打斗喧闹的孩子纷纷放下武器,把我里外围了三圈, 一个个口瞪目呆,啧啧称奇。我故意放低遥控, 仁慈(炫耀)的让他们也可以看到手机里的画面。小伙伴们个个伸长脖子,张嘴嘴巴或喃喃自语。


飞完一个电池,飞机就降落了, 小子们围了过来,摸这摸那。末了,我得意凯旋,好不过瘾,大家只能惺惺而散 。

 第二天,我感觉意犹未尽,就继续玩, 我特意中午午睡时间出来飞, 这样没有小孩围观。

我面带安详宁静的微笑,上电,连接, 起飞!

接下来,我的脸逐渐开始扭曲了。

咦!怎么飘了?!  听话!别动!
赶紧调整! 啊!怎么方向反了!
咦!怎么飘了?! 听话!别动!
赶紧调整! 啊!怎么方向反了!
靠!要撞到房子了, 赶紧拉高!
好险啊!差点撞楼了。
还是飘啊!怎么办!拉回来吧, 咦, 怎么越来越远了!我都没动阿!

失事那天天气不是很好, 云层比较低,风也不小, 不一会飞机就飘走了,看不见了。我拿着遥控焦急的站路边,左右张望的,心急火燎却又倍感无助。

这时有一大叔走过,看到我手拿遥控,也兴致勃勃的过来凑热闹。

“玩航模呢?” , “是啊……”。

大叔顺着我目光的方向,看了一会,“飞机呢?”,“在找呢,飞丢了……”

大叔呵呵冷笑一声走了, 留下一脸着急的我。 我很生气,说真的我很想揍大叔一顿,他早不来晚不来,偏在我出事的时候来,凭什么啊。我昨天爽飞666的时候, 你TM怎么没来看。

我感到了羞辱, 但又不好去追大叔算账, 飞机还没找到呢!

可飞机已经看不见了, 任凭我望眼欲穿,来回跺脚,最后大结局还是——提控回家——喜闻乐见。

提控回家后我当然还是没有放弃的,又带着上坟的心情出门了。爬了附近城中村的好几个高楼去看, 侥幸希望它掉在某个楼顶上。可是什么也没找到,还白白受了几个保安的神秘而严厉的眼神。

我还打印了几张小广告, 到附近的城中村去贴, 贴到某个楼的时候还被一个大叔吓唬——其实那楼跟他毫毛关系,然后又差点被狗追。 心情真是沮丧极了, 上一次这么丧还是被小偷入室盗窃了一个戴尔笔记本的时候。

不过,后来……我也没有死。

大疆的研发让我们内部购机的同事反馈使用问题, 我把情况说了,我当时也没注意到是不是GPS信号不够, 那时候的无人机也没限制GPS信号充足才能起飞的。后来同事给了一个优惠价, 重新购买了一台。

飞丢的经验总结就是:

  1. 起飞前一定要先检查GPS信号
  2. 发现异常立即降落, 不要怕炸鸡, 炸鸡比飞丢舒服多了 (飞丢丢的哪是飞机哦,是人啊)

飞丢的惨痛,并没有让我对无人机心有余悸而停步。后来大疆发的几次新品我都入伙了,从精灵3P 到御Pro, Spark,Goggles, Osmo,Ronin等。

它们陪我度过很多让路人驻足仰慕的时光。但是我一个人也玩不了那么多无人机,它们最终的命运都各不一样, 精灵2 V 送给了表弟,精灵3 Pro 和Osmo 送给了小舅子,Spark 送给了读中学的外甥。只剩下了一个御Pro 和 眼镜, 也不知道送给谁。

偶尔我也想起那台下落不明的精灵2 Vision, 不知道它现在返航没有, 有没受到委屈。你说这孩子,怎么那么不听话呢。 

如今的我已经三十好几,到了大叔的段位, 许多爱好只能偷偷摸摸。

对了, 我妈还说算命先生算准了我三四十的时候人生最得意,“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”。

其实我哪想过什么呼风唤雨出人头地, 此时此刻最大的心愿也不过是——希望你看完文章点个在看, 或者转个朋友圈而已。

5.00 avg. rating (97% score) - 2 votes